主页 > Z慧生活 >《美国小儿科医师的育儿宝典》:新手妈妈最不应该做的事情,就是

《美国小儿科医师的育儿宝典》:新手妈妈最不应该做的事情,就是

2020年06月10日 点赞:879 作者: 来源:Z慧生活

美国与其他国家对待新手妈妈的最大差异之处,不仅止在于住院期间,还有返家之后展开共同的新生活。

举例来说,在中国,母亲带着宝宝回家后,会开始躺在床上长达一个月的时间,他们称这段期间是「坐月子」:这个月当中必须严格遵守饮食与穿着的规範;也很少离开屋子;更鲜少帮忙料理家事──以让母亲们能好好安睡。而大多数的伊朗妇女是在医院生产,新手妈妈出院后,与家人会回到娘家住上四十天。按照传统,新手妈妈只需躺在床上照料、哺餵宝宝,其他的家庭成员则负责照料她与其余孩子。七到十天之内都不能沐浴,新手妈妈与宝宝会参与庆贺的公开沐浴仪式。在峇里岛,直到脐带脱落之前,新手妈妈都要远离厨房,而且她们与宝宝每天都会接受按摩。

米莉安姆则如此讚扬自身在以色列的体验:

米莉安姆的体验并非特例。事实上,除了美国,在其他许多国家的状况是,在宝宝出生几週或几个月内,新手妈妈便会获得余暇,花点时间理解现实生活。在瓜地马拉产下第一名孩子的柏姬,描述产后的生活为「没有压力」。瓜地马拉大多数的中产与上层家庭会聘僱住家褓姆(live-in nannies),所以「一旦妳生产完、回到家,身旁环绕着新生贺礼,妳聘僱的褓姆在场处理新生儿生活中的棘手部分(包括夜间哺餵),妳要做的事情就是放轻鬆、恢复正常生活。非常美好、宁静与和平。」她说。

无论是来自家庭成员或聘僱者的协助,大部分的国家都能理解,孩子出生后,每个人都应该帮忙关注照料宝宝与新手妈妈。如此,母亲才能够休息、复原、更了解她的婴儿、那些曾自己养育孩子的亲友所提供的各种建议也才能更有用。

美国的情况却截然不同。如果美国新手妈妈有被认为不应该做的事情,就是「脱离现实」。我发现,职业妇女或家庭主妇皆是如此。在美国有一种约定俗成的默契,会期待新手妈妈经过几日的休养,就能立即参与家庭生活、照料年长孩子、準备餐点、处理家务、接待急于看见新生儿的朋友们。如果她们够幸运,母亲、姊妹或婆婆会前来协助一、两週。可是在那之后,新手妈妈就得靠自己。而且,全美只有一成二的员工能够申请带薪家庭照顾假。职业妇女的比例高达七成一,其中四分之一的人实际上在生产后的两週内便要回到工作岗位。

给予新手妈妈充裕时间回到家庭与职场

许多专家都曾出书谴责我们家庭照顾假政策的现况、以及疏忽照料年幼的孩子的问题,这些讨论我留给立法者与僱主们。然而,世界上几乎所有其他国家都呵护新手妈妈、给予她们充裕时间以回到家庭生活的正轨(不仅仅是重返工作岗位),其来有自──因为这幺一来,母亲们多半过得更快乐。这些快乐的母亲通常更有耐心、更轻鬆(通常是有时间癒合、休养、重新调整荷尔蒙、专注于让新生儿融入家庭)。

这是一个很好的讨论机会。每当争论带薪家庭照顾假、或是社会对于新手妈妈的责任,就会听到这样的指责-要求改变家庭政策的妇女太软弱,甚至抛弃了母性本能与责任。批评者质疑,许多未开发国家的妇女分娩后直接回到农地或田野工作──儘管这种现象不可能是任何国家的理想状态或常态,但的确存在──为何美国妇女(或任何妇女)分娩后应该获得特殊待遇?

我在南非沙漠準备迎接老三诞生的时候,如同该地其他经济许可的人一样──四处寻找帮佣人手。我找到一名年轻女孩芮吉娜协助我处理家务。她也怀有身孕,住在我们家园的一栋小屋。她提早分娩时,我在旁协助她生产。孩子出生之后,我让她休息,自己则回到家中。一个小时后,她令我惊讶地把宝宝揹在背上,又出现在我的厨房工作。我看到她时震惊而且很不开心,她只是说:「妳就要生了,让我做好我的工作。」

所有发展出静躺休养传统与仪式的文化,都是为了保护新手妈妈与婴儿,给予亲子情感连结的时间。即使是殖民时期的美国,新手妈妈也会获得三到四週的复原期,免除日常家务与育儿工作;其他妇女会协助她完成家务与育儿,她们知道轮到自己生产的时候,也会得到同样的援手。然而,生存已经朝不保夕的社会,没有静躺休养的机会。这些人民多半是群体生活(尤其是游牧民族)。就算依据传统要离开营地、独自分娩,当她们带着新生儿回到营地的时候,她们也知道会有姊妹与母亲协助分摊家务、甚至哺餵孩子。新手妈妈绝不会独自一人承担所有责任。整村的人-母亲、兄弟、长者-都认为,协助新生命是他们的责任。

但是,芮吉娜孤立无援。她来自一支游牧部族。所以对她而言,分娩后儘早下地工作是非常自然的一件事。在沙漠中,新手妈妈与宝宝容易受到掠食者的攻击;妳躺在地上越久,或是远离家人越久,妳会成为越明显的攻击目标。

我的家庭可以为芮吉娜提供小屋与餐点,不过她仍旧远离族人,所以工作对她而言就是生存。但是,她处在一个人为的环境中──如果她与族人待在一起,我很确信她会欣然接受能获得的任何协助或休养。

建立让新手妈妈受益的支援体制,所有人也将受益

并非已开发国家的妇女,在分娩后就会变得软弱或失能;相反的,大部分的母亲只要感觉自己是在安全的环境下生活,就能妥善规划并处理任何状况。我非常相信静躺休养,但是我却无法在上一次生产的时候这幺做。

那年,我早产生下老四,戴上氧气罩,被送到加护病房。几个小时后,我的妇产科医师在凌晨六点惊讶地接到我的来电──我请医师允许我出院。因为儿子选择在我医学预科期末考的前一天诞生;我需要到学校完成测验。医师说我疯了,但是我也提出解释:我知道自己将与宝宝待在新生儿加护病房好几个月,我需要为孩子预留时间。如果我现在不完成测验,稍后我得重头準备──那时势必得抱着早产儿一起行动。

于是,我病弱的婴儿戴上氧气罩,被送到儿童医院。我前往学校参加测验,几个小时后,才又来到市中心加护病房,丈夫正陪伴着我们的小宝宝。我能掌控的压力源之一被解决了。

古老文化建立静躺休养的传统,还有另一个原因──增加婴儿的存活率,这完全取决于:一,不受细菌感染;二,是否容易取得母亲的母乳哺餵。如果宝宝被送入新生儿加护病房,母亲也必将一直陪在他身边,这种作法一直延续到现在。但是,在这个国家,健康的宝宝不会因为无法哺餵母乳而死亡。就算是贫困家庭,也能轻易透过妇婴幼儿特殊营养补充计画(WIC program),取得奶粉和食物券。

所以,新手妈妈真的需要漫长的静躺休养期吗?

只有当她们想要的时候。有些人并不想要。

众所皆知,当年梅丽莎.梅尔分娩后只休了两週的产假,就回到雅虎执行长的新职位,在办公室隔壁直接设立育儿区,所以仍旧能与儿子亲密相处。三年后,她生下双胞胎女儿,宣布自己只会休最少的产假天数,并全程工作。

然而,如果能够不仅获得带薪产假,还能获得远超过文化认可的一週(或是我们通常允许自己的两週极限)照顾假,大多数妇女的情绪、心理与生理都会获益。

如果我们能够建立起新手妈妈理应得到协助的期望(不论是聘僱、朋友、家人或伴侣),以及她们应该好几个星期免除做任何家务、清扫、烹饪或照料其他年长孩子等时间,我们就能让母亲们更平静、更自信地回到现实世界中。

每一位女人都值得与她的新生儿享受最佳时光。这幺做,对家中的每一个人而言都很宝贵。我要强调,分娩后需要得到更好照料的,不仅是职业妇女──而是所有的母亲。成为自信家长的过程,不会发生在一夜之间;可能需要更多的时间与耐心,甚至远超过美国社会所能接受的範围。

书籍介绍

《美国小儿科医师的育儿宝典:来自跨国教养经验的黄金指南,让你更快乐、更自信,享受照料新生儿的喜悦,却不失去理智与自我!》,大好书屋出版
.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珍.史考特(Jane Scott, MD)、史蒂芬妮.蓝德(Stephanie Land)
译者:刘盈盈

世界大不同!育儿指南第一条:忘掉「指南」。

珍医师在美国取得医学学位并执业之后,问诊无数。历经母亲、医师双重角色,决定将毕生经验集结成书,透过自身经验及其全球观点与读者们分享:家长不仅是照料宝宝的父母,更应该是快乐而平衡的个体。唯有重拾自己的自信与日常生活,才能带给宝贝们最理想的成长环境。

本书提出许多诚挚专业的建议,例如:打破错误的困惑、减轻不安全感,只要按照全球各地无数家长久以来的作法一切都会很好!满足小宝贝的需求,不要想太多;避免过度刺激及过度教养。更呼吁新手妈妈们组织亲友防护网,抛开不必要的内疚及自责,懂得适时向外求援,而非让忧虑先打垮自己。

《美国小儿科医师的育儿宝典》:新手妈妈最不应该做的事情,就是
阅读延展